他們私底下真的跟你想的不一樣!衛視中文台《一袋女王》日前錄影邀請JR紀言愷、曾莞婷及鄭仲茵、陳珮騏兩對好友的好交情是怎麼培養出來的,私底下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一面。曾莞婷說和JR紀言愷兩人友情急速升溫,是兩人合作拍戲後有次生日,鮮少參加藝人生日趴的紀言愷不僅到場,還變裝穿起翼手龍裝,熱情演出炒熱現場氣氛,讓曾莞婷感動說:「差點沒有發給他小費!」。鄭仲茵則是剛跳槽與陳珮騏同台時,雖然大家流言說鄭仲茵很難搞,但陳珮騏卻折服於她面對巨大壓力仍敬業演出,一大串台詞倒背如流,在其他演員還跟鄭仲茵保持距離時,她主動靠近還問了句:「要不要吃便當,我順便幫妳拿」,對鄭仲茵而言有如暖流,讓她回憶當時還哽咽落淚。本集將11月30日(三)晚上10點衛視中文台播出。
 
          曾莞婷說她跟JR紀言愷是一起去韓國出外景錄影時才認識,當時對他的印象是這個男生很愛美、有偶包,原因就是有天大家約好一起去喝燒酒吃烤肉,所有女明星都已經下樓就等他和另一個男生會合,曾莞婷笑說確認紀言愷有偶包後,就開始在節目上捉弄他,還跟王仁甫聯手一起猛踩他的白鞋,害得紀言愷當場大走心直接把新買的白鞋丟在韓國。後來兩人也鮮少聯絡,直到紀言愷出寫真書時,寄了一本跟曾莞婷,沒想到曾莞婷馬上拍照幫忙宣傳,後來曾莞婷同年也出了寫真書,紀言愷收到後也立刻在社群上幫忙宣傳,這才開始建立兩人的友情。兩人真正熟識卻是一起拍戲,搭檔演出男女朋友後才急速升溫,曾莞婷說當時拍戲時是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有次因為一起對戲的女星確診,曾莞婷因此被隔離了14天,曾莞婷說那14天裡紀言愷每天都電話關心,才確認對方是真心把自己當成好朋友看待。而兩人友情最高點,是後來曾莞婷生日時,鮮少出席朋友慶生會的紀言愷特地現身祝福,還當場穿起曾莞婷朋友準備的翼手龍裝,用力炒熱現場氣氛娛樂大家,讓曾莞婷超感動,笑說:「差點沒有發給他小費!」
 
          曾莞婷跟紀言愷熟了之後,發現他貼心到很誇張,開玩笑笑說差點以為他想追自己。曾莞婷說拍戲時有次紀言愷看她臉色不好,一問才知道她月事來,立刻請助理去買熱紅豆湯給她;紀言愷也知道曾莞婷事業太忙有時候會忙到忘記喝水,竟然訂了兩大箱瓶裝水送到她家裡,還傳訊息叮嚀要她記得一天一罐,讓曾莞婷笑說:「要是我是剛出道小女生,馬上就被騙走了」,紀言愷趕緊解釋說因為兩人是拍戲共同體,加上拍八點檔是長期抗戰,必須保持健康狀態,所以才這麼做,他對助理也是這樣,這下讓宇珊相當吃味的回說:「可是我們(指著巴鈺)都沒聽你叫我們兩個喝過水耶」,讓紀言愷一度不知如何回應,笑翻眾人。
 
鄭仲茵與陳珮騏的友情建立是從一句話開始,那句話還害鄭仲茵當場哽咽落淚。陳珮騏說和鄭仲茵同為八點檔演員,當時因為兩台對打,所以只有上節目遇過根本不熟,後來鄭仲茵跳槽與她同劇演出,當時有傳聞說鄭仲茵很難搞,導致當時劇組氣氛有點詭異。而鄭仲茵上場的第一天就得演出整整20、30頁台詞的大戲,而且她得面對一群陌生的演員而且要從頭演到尾,陳珮騏說當時看得出鄭仲茵初來乍到壓力很大而且很緊張,也知道她在硬撐,但演出時鄭仲茵雖然中間有稍微NG,但隨時又是一長串台詞連發,讓陳珮騏偷偷豎起大拇指對她相當佩服。所以當陳珮騏發現其他演員都對鄭仲茵保持距離時,她主動接近還問說:「要不要吃便當,我順便幫妳拿」,鄭仲茵說那個時期她每天回家都偷偷哭,所以當陳珮騏問說要不要吃便當,這句話對她來說真的猶如一股暖流,讓她回想當下,當場哽咽落淚說:「會感動的那一種」。
 
鄭仲茵也爆料說陳珮騏很會照顧人,把家裡打理得很乾淨,家中毛小孩也照顧得無微不至,但兩人熟了之後,發現她唯一的缺點就是常常一睡就很難叫起床。有次鄭仲茵怎麼打電話陳珮騏都沒接,狂打電話打了40分鐘才把她叫起來,後來去到陳珮騏家,發現她房間裡裡外外總共有10個鬧鐘,加上手機總共12個鬧鐘卻無法把她叫醒,害得自己常常得變身人體鬧鐘,負責叫她起床。陳珮騏解釋說自己捨不得睡,就算躺上床腦子也還在動,每次都得強迫自己放下手機、腦子不要動、燈關好、眼睛閉上,然後1秒就入睡,但是就是起不來,甚至好幾次是爬起來把房門外鬧鐘關掉再爬回床上睡,也常接起電話精神奕奕的回說起床了,但遲到時根本不記得有被叫起來過,所以拍戲時大家輪流打電話叫她起床,而且重複打好幾次才行。本集將11月30日(三)晚上10點衛視中文台播出。